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裘医)让你皮,挂了吧?1

这是一个溜屠夫上瘾的百级人皇又一次把杰克当狗溜结果遭报应的故事。
皮皮虾玩家惨遭现世报,穿越第五人格后教做人系列。 主角喜欢用佣兵,亲妈,所以即使穿越他还是很强。
主角有游戏系统,就是那个看队友状态的。
奈布是佣兵的本名(我想大家都知道哈哈) ————————可爱的分割线——————————
“用什么前锋?真男人都用佣兵!”
“屠夫?不就是遛狗吗?杰克?老子最喜欢溜杰克了哈哈哈hiahiahia”
“来呀,来打我呀~”
“看!我找到杰克啦,快过来呀!哎嘿嘿嘿”
“哎哟,大哥,大哥,轻点,残血了,哎哟。”
迷失
“啧,这个杰克怎么这么强?百级屠皇?不对,这是个新手,难道和我一样开了个小号虐菜?”某个用佣兵的人皇郁闷的退出匹配,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没错,奈布是个用佣兵的神走位电竞皮皮虾,只要是动作类游戏都可以看到他皮的一批的身影,失败不是没有,但早就让他皮没了。
这次失败还是让他郁闷了一小会,看了下时间,他准备退出游戏,而在他退游的一瞬间,他感到一阵眩晕,倒在了电脑桌上。
“佣兵先生,佣兵先生……”一个柔软的声音在奈布耳边响起,奈布撑起身子,看到了他身边一个穿着护士装的金发小姐姐。
???黑人问号???
“呃……我怎么了?”奈布听到自己陌生的声音吓了一跳,比起自己这个声音更加成熟,像是一个饱经风霜却依旧充满精力的佣兵……等等,佣兵?
“你刚刚晕倒了,吓死我们了。”在医生另一边,综发白衣的帅气女性对他说,她腰肢挺的笔直,像黎明时点灯塔。
“我没事”注意到别人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奈布露出了一个可靠的笑容。
mmp,这回真皮脱了。

人啊,不管做什么事都别太绝。比如在游戏里他刚嘲笑完杰克白长了个长腿就会晃悠,说的骚话都比走的路多,结果不仅游戏爆死还穿越了。
佣兵这个角色他玩了很久,所以还挺了解这个角色的设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角色带入,他感到一股异常的冷静和……兴奋?
奈布看着他的队友,医生,空军,园丁……都是可爱的小姐姐,可惜奈布心理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溜屠夫。毕竟游戏里,你哪知道一个声音柔软娇弱的医生是不是一个抠脚大汉医日天,想他当年第一个徒弟就是个成天调戏小丑的女流氓。
“放心吧,我可你帮助你们引开监管者,密码机就交给你们了。”奈布安慰着几位紧张的参与者,不管怎么说他是个老司机(就是皮了点),这次他绝对不可以失败(皮),没错,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也可以帮助你们引开监管者,我的信号枪可以暂时打晕他,为你们争取到时间。”空军也露出来一个笑容,扬了扬手中的枪。
受到两位体能大佬的鼓励,两位女孩也安心了一点,医生表示她可以救助自己也可以救助他们,园丁说她可以拆椅子,这样就可以延长逃脱时间了。 这时,一阵奇妙的曲子传来。声音低沉磁性,语调轻快,甚至透着一股孩子气。
woc,冤家路窄。
这是奈布在昏迷前的想法。 游戏地点是红教堂,老实说奈布并不喜欢这个地图,他最喜欢的是圣心医院,那里的栏杆是他的最爱,每次一皮就去那。 奈布考虑到佣兵感人的偷电速度以及自己根本不会偷电,所以还是乖乖的去人找鬼了。
“啊!!”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奈布脚步一滞,不可置信的看到手边那四个圆形图标:医生半血了?!这才刚开场怎么可能?奈布心里惨叫一声,马上向医生的方向跑去——他忘记了这次组队是真正柔弱的医生,而不是自己那个医日天队友!
奈布一个冲刺推开受伤的医生。
“快走!”奈布看着医生逐渐消失的身影松了一口气,然后立马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被打断享乐的黑衣杰克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又哼着愉快的小曲向奈布走去。真是有趣不是吗?杰克边走边想,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们每个人都要死掉哦~ 另一边拼命奔跑的奈布可没有闲心情,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杰克好高啊,比游戏里的还要夸张,声音也比游戏里好听……看我溜死你!”
这是依旧满脑子骚操作的皮皮奈。 找到教堂的遛狗点,奈布走到一个板子的后面,警惕点看着那个如同slanderman的奇异人形。
“你不怕我吗?”戴着高礼帽的杰克用一种听起来似乎很好奇但实际上根本不在意的语气说。
“很可惜,不怕。”老子在游戏里把你遛成狗的时候也没怕过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奈布表面上十分冷静,虽然游戏里他调戏自如但是这毕竟是现实,果然还是要谨慎一点。
杰克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发言,瘦长的脸歪了歪,然后发出磁性的,带着一点孩子气的笑声“那就去死吧。”绅士如此说,然后毫不留情的举起利爪。
奈布称准时机搬下板子,身后传来杰克懊恼的声音。密码机还有3台,他必须拖延足够长的时间。

奈布剧烈的喘息着,还剩下一点点……杰克似乎对自己异常执着,脚步都轻快不少。啊啊,他想杰克肯定等不及要用他的爪爪给自己来一下。奈布胡思乱想着。
咚咚咚
心跳声逐渐增大,奈布并没有发现杰克的身影……
隐身
奈布熟悉杰克的任何一个技能,所以他迅速离开原地,翻窗户离开杰克的攻击范围。
“哦~”杰克意外的看着这个似乎熟悉自己能力的逃生者,不可思议,他们都能力理应不被任何一个人得知,巧合还是……
“看来要好好问一下啊。”面具背后的红色双眸里闪过一丝不详的光芒。

奈布看着只剩下一台的密码机,很快了……那么现在 ,他需要提前去大门解开密码。
刺耳的警报响起,奈布提前到达大门,然后发现他根本不会敲密码……这可就尴尬了。尴尬的支楞在门口的奈布等来了第一个同伴,医生小姐苍白着脸来到大门,看到奈布后愣了一下,然后向他简短的打了个招呼,就迅速的输入密码。

杰克绝对在放水!四个全部都逃出来的人里,奈布想。按等级计算,杰克没有100也有90,怎么可能全部都跑出来?没认真,还是他还有机会继续游戏……
奈布打开那个看起来像游戏界面的东西,发现里面竟然有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本次出场屠夫共有5位,每一位负责一个比赛场地。
逃生者在不同场地里有对应的投影,其性格,性别可能不一致,但是外貌职业均为一致。(比如在医院里可能也有一个佣兵,但是性格和奈布不一样。)
一轮游戏结束后,屠夫可以在庄园汇合,但投影的逃生者不可以见面。
游戏采用十局模式,胜利六局就可以真正胜利。
那么,祝各位玩的开心:)

等等!教堂里多了我这么个例外,那其他场合是不是也有“例外”?
奈布耳边好像响起了医日天那魔性的哈哈哈。
与此同时,圣心医院。
“哈哈哈哈哈哈!”身着旧装,带着吉尔伽美什一般笑声的医生踩在地窖旁,向远处的小丑挥着手,“亲爱的,快来抓我呀~”
小丑:……(心好累)
医生:总感觉有人在念叨我。

评论(24)

热度(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