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overlord同人:(乌尔贝特→安兹←塔奇米,all安兹)双面人生1

这是异界世界观,不是游戏,大家都是认真的骨头山羊大虫子(笑)
安兹是真的不死者之王,这不是游戏!所以安兹是大坟墓的boss,乌尔贝特是和安兹关系特别好的魔王,塔奇米是和安兹关系不太好的虫王。
安兹被冒险者.白银圣骑士.塔奇米救过,所以是个塔奇吹,特意装成冒险者去和塔奇米组队,但很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双重身份,于是喜闻乐见的:不死者和虫王两看相厌,圣骑士和黑骑士互为挚友。
另外,考虑到塔奇米实在善良到洁癖了,所以在本文里塔奇米有点黑。
乌尔贝特:天凉了,该让那个伪善圣骑士破产了。
bug什么的就不要管了,我就是想玩一下身份梗;-)还有,我是个乌尔贝特吹;-)
放心,大家都可以人化(虽然我觉得乌尔贝特不人化也很可爱,乌尔酱我的嫁)。
————————————天凉塔破23333————————
“啊啊啊啊啊啊——那个该死的虫子(worm)!”刚回到第九层自己房间的飞鼠把自己扔到床上 ,毫无形象的锤着枕头抱怨。这次因为北方战事和当地领主冰霜虫王合作,结果自然是成功的,然而过程让飞鼠极为不快。那个不近人情,固执己见,不听人劝直接一个人往前莽的家伙搞砸了飞鼠所有的好心情,明明知道自己在后面辅助结果还是往魔法发动区闯,是不是个傻子?
“这个时候塔奇桑就知道该怎么攻击……”飞鼠想到那个强大高尚的白银圣骑士,那挥舞剑刃时点果断,那永远知道自己下一步动作的默契以及交出后背时那信任的目光……想到这里飞鼠又脑补了几千字“塔奇桑好好啊”“塔奇桑超级帅气”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个圈来表示自己的兴奋之心。
“这几天都没有去冒险者工会,不知道塔奇桑怎么样了啊。”飞鼠持续自言自语中。
“他这几天可没出现在工会里。”一道声音突然插 进来,那是个听上去就充满了异样磁性的男声,带着明显的邪恶和危险,但却让人忍不住去悄悄窥伺,然后臣服。
“?!”蹭的一下爬起来的飞鼠惊讶的看着门口那个身着华丽红色礼服的雪白山羊恶魔,那位尊贵的魔王正倚着门框,手中玩把着一根漂亮的手杖。“乌,乌尔贝特桑什么时候来的?”
“不早,就是在你锤枕头的时候。”山羊恶魔的语气中带着笑意。宠溺的看着整个变成灰白,小声嘟囔着“不是全听到了吗?”的飞鼠。
这位可爱的不死者之王正是他喜欢的人,虽然平时工作时威严满满,但一到和朋友相处时他就是个温柔体贴,甚至有点呆萌的普通人。什么?他的外形是骨架?拜托,不同种族的审美是不一样的,即使他们这些高阶异形种审美和人类近似,但是在不死者这个种族里,飞鼠可是颜值身材的天花板。这点参考一下他亲爱的儿子兼谋士的牧场就知道了,乌尔贝特完全支持自己出色谋士的无伤大雅的小乐趣。
“你又要去和那个圣骑士过家家了?”乌尔贝特走到飞鼠的床边,飞鼠适时的变化成拟人的外貌。有些气愠的恶魔瞬间无奈的坐到飞鼠身边,执起不死者银白的长发缓缓摩挲,他亲爱的不死者拥有病态般惨白的肌肤和俊美冷漠的面孔,然而冷漠的他却愿意对自己露出温柔的微笑。
啊啊,乌尔贝特硫磺色的瞳孔逐渐变的幽深。
“别生气嘛乌尔贝特桑。”有些狭长的红色瞳孔眯成一个有些天真诱人的弧度,飞鼠用他撒娇一般都语气说着,“我最喜欢的还是乌尔贝特哦。”
嗯,乌尔贝特觉得现在如果还不上那八成就是残了。于是他一个翻身把飞鼠压在身下:“你想让我用这幅模样吗?”
“两个样子的乌尔贝特我都喜欢。”
好的,去他妈的圣骑士吧。恶魔如是想。

第二天醒来的乌尔贝特懊恼的看着自己被反套路了,果然还是灭了那个叫塔奇米的吧!咩!
王国,冒险者工会。
时下最受欢迎的冒险家非纯银圣骑士塔奇米和大魔导师飞鼠莫属,他们两位都是顶尖的冒险家,战士和魔法吟唱者这样的组合很均衡,他们都接受的委托次次完美收官。
值得一提的是,有传言他们两位都是顶尖的帅哥,有人说骑士大人盔甲下有一张金发蓝眼,阳光帅气的脸。而魔导师的脸虽然没人见过,但是光露出来的那头银白色的柔顺长发就足以引人遐想,甚至有人大胆揣测两人是恋人关系。
塔奇米刚处理完北边的叛乱就回到工会了,反正待在领土里也是生闷气,来到这里还说不定能见到飞鼠,这么一想心情就好多了。这次和他合作的是大名鼎鼎的不死者之王,一个傲慢,残忍,不择手段的魔王,那个无理之人不仅嘲讽他伪善,还在战场上给他添乱,现在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老实说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名,他们这种名声在外的家伙称号一般比真名响亮,比如自己是“冰霜虫王”,他是“安兹乌尔恭”,另外听说有一个强大的山羊恶魔被称为“大灾厄”,还有“暴烈翼王”“大炼金术师”“粘液主盾”等等,都是一群强大的异形种。过于响亮的称号反而让人们遗忘了他们的名字,这也许是一种悲哀吧。
一阵喧闹声吸引了塔奇米的注意,只见身着黑色法师袍的魔导师缓缓走进门,面具下露出消瘦的下巴,高挺的鼻梁和苍白削薄的唇。平直的嘴角看上去冷漠高贵,他全身散发着高岭之花般的淡漠。冷漠的法师似乎在寻找什么,当他看到身着银白铠甲的塔奇米时,嘴角勾起了一个如冰雪消融的弧度,快步向骑士走去。
“塔奇桑,好久不见。”软化了好多的语调从法师嘴里吐出,一群人羡慕的看着明显区别对待的塔奇米,好吧,美人只配强者拥有(其实那个银头发的很强)。
“好久不见,飞鼠,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塔奇米注意到刚才飞鼠身边生人勿近的气场,有些担心的说。
“没什么啦,其实是我前几天工作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麻烦的家伙,说是过来帮忙的,但是根本就是添乱的。”飞鼠抱怨道。
“唉,最近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合作者啊,我上次也遇到了一个,怎么说呢,不仅态度恶劣而且根本没有团队意识。”塔奇米深有同感的说“还是和飞鼠搭档最好了。”
“欸?欸!我,我也觉得塔奇桑是最好的搭档。”被突然的一记超直球弄的不知所措的飞鼠慌乱道。啊啊啊,果然塔奇桑超级苏啊,这种天然感真的好容易产生好感什么的……
“咳……其实我刚才接到了一个任务,关于……”塔奇米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掩饰自己有些发烫的脸。
“这不是飞鼠吗?真是巧啊,竟然在这里看到你。”一个带着磁性与邪恶的声音突然从另一边传来,人海自动分开一条道。那是一个身着黑红条纹礼服,下 身穿着黑色裤子与皮靴,英俊到邪魅的男人,他的头发尽数后梳,如同山羊般卷曲浓密,狭长的硫磺色眼眸带着邪肆高傲——男人周身有着难以磨灭的邪恶,但安在那张英俊的脸上却只剩下了魅力。
他肆无忌惮的打量飞鼠的眼神引起了塔奇米的不快,塔奇米不动声色的把飞鼠掩藏在身后,冷冷的看着这个周身散发着邪恶气场,如同贵族的男人。
“……乌尔贝特桑?”飞鼠不可置信的从塔奇米身后出来,看着那个变成人形的恶魔,“你怎么来这里了?”
“家族里的事处理完我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了 。”乌尔贝特无视了那个亮的晃眼的圣骑士,温柔的对飞鼠说。“其实我还有点委托……”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已经接到其他委托了。”塔奇米干巴巴的对乌尔贝特说。
“哦?这位圣骑士先生,不是我们而是我吧?”乌尔贝特反唇相讥。
“不好意思,乌尔贝特桑,我果然还是先处理这个委托吧。”飞鼠对着乌尔贝特愧疚的笑了笑,苍白的脸上也有了几分颜色。
“没关系,这当然不是你的错。”乌尔贝特秒答,顺便斜了一眼塔奇米,冷哼一声。“我今天看到你就已经满足了,my sir”黑发的贵族执起法师苍白的手,附身行了一个吻手礼。
顺便挑衅的看了情绪不太好的圣骑士一眼,哼着小曲走人了。留下工会一众八卦,兴奋的眼神。
嗯,估计明天就有飞鼠塔奇米和神秘贵族的花边小报了。
——————————————我爱乌尔贝特—————————
“塔奇桑你生气了吗?”出了工会,飞鼠小心翼翼的看着心情不太好的塔奇米 。
飞鼠比塔奇米矮上很多,所以在塔奇米看来他是用一种非常可爱的仰视角度看着自己的——萌!
“没有,不过……那位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以前认识的朋友,乌尔贝特桑很照顾我。”飞鼠果断这么说,不知怎么,他感觉如果说是恋人结果会很不妙。
“这样啊……”塔奇米似乎在想什么,“飞鼠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男人也很危险的……”后面他用的声音极小,飞鼠一脸“什么”的表情。
塔奇米见过飞鼠面具后的脸,那是一张无论男女都会为之沦陷的俊美,银发红眸,带着不可侵犯的冷漠傲慢,塔奇米知道飞鼠是个难以向别人敞开心扉的人,但一旦认同一个人,他会竭尽所能的对一个人好,不撞南墙不回头。因此他很担心飞鼠被别人欺骗,甚至心怀不轨……自己好像也没资格这么说啊。塔奇米自嘲的笑了一声,自己不是飞鼠心中的圣人,这个“白银圣骑士”只是他内心的一个虚荣的幻影,真实的他只是个自私的异形,种族给他带来的是冰冷的心,好人?相对于那些不死者和恶魔,他还真是个好人,但身为异形,掠夺的本性刻在他的骨子里。
所以自私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塔奇米看着飞鼠这样想。
“塔奇桑,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飞鼠的话打断了塔奇米的思绪。
“啊,其实最近发生了处 女失踪事件,根据目击者称,那是魔王大灾厄的手下,抓女性满足自己肮脏的欲望,甚至可能包含人体禁术。”塔奇米义愤填膺的说。
?????
不!乌尔贝特桑才没有那么没品!
乌尔贝特:咩?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小迪的欢乐农场,这个梗大家应该知道,异形嫌弃人类长得丑23333
我会慢慢捋好他们的感情线,构思已经OK了,现在可能有一点奇怪,但是往后发展会完全正常。

评论(12)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