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热情易逝,但关注期间绝对狂热。讨厌被抄袭,有种亲儿子/女儿被嫖的感觉。总之,各种文,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裘医)让你皮,挂了吧?3

庄园主喜欢游戏。
无尽的时间和力量让他拥有足够的资本进行那些在别人看来十分残忍的游戏,他不在乎世俗的看法,更不在乎自己的结局。
他有着五位出色的监管者,在这些监管者里只有两个人知道他的存在:杰克和蜘蛛。庄园主喜欢别人的赞美,倾听那些晦涩的诗歌,讨论那些华美的死亡,杰克有一条银舌头,低沉性感的声音和带着刻意试探和赞美的语句都让他愉悦不已,很长一段时间他身边唯一的活体,直到他亲爱的“女儿”出现。
蜘蛛从某方面来说是他的作品,最晚的监管者,最凶残的屠夫。他喜爱在他面前毫不遮掩的蜘蛛,但职业病又让他远离任何人。——————————————————————————————瓦尔莱塔小姐对庄园主的评价是“喜怒无常又自我矛盾的疯子”。
关于这点杰克先生深表同意,然后,如果可以,还能加上这样一个形容词:“——”。

“每个人都有秘密。”如同咏叹调一般的声音响起,绅士纤瘦苍白的手指抚上奈布的脸颊,“你的故事很有意思。”
感受到杰克暧昧的语调和姿势,奈布低笑出声,“也许故事里的玩偶最后应该来一个大反转,否则可吸引不到观众。”
“如果再加上背叛,那一定是一曲更加曲折华丽的乐曲。”杰克的手向下滑动,尖锐的指尖撕破了佣兵的衣襟,露出了蜜色的肌肤。
“在利害一致的时候,“奈布抓住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爪子,深色的双眸紧紧盯着杰克,”总会有人选择双赢(愚蠢的背叛只会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合作愉快。“在刺耳的警报声中,纤长的黑衣绅士摘下了面具,在红色灯光的映衬下,他看向佣兵的眼神中带上了特有的侵略性。
”good(明智之举)“这是同样势在必得的奈布。----------------------------------------------------------------------------
艾米莉并不是没有思考,刚开始被爱冲昏了的头脑现在开始冷静下来,她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就是怎么得到这个问题。
在进行完第一场游戏时她发觉了游戏规则,但是她并不想合作,首先考虑到实力均和性:他们这一队的成员是医生,律师,机械师,盲女。是的,标准的腿残队,没有适合吸引屠夫注意的队友。硬件不行软件更不行,他们一个个都想获得胜利,没有合作意识,还贼tm能拖后腿,一个个心理素质奇差,上局她亲眼看到机械师吓得直接往她的裘克身上撞,啧!而对那个律师她就更没有好感了,一个劲向自己献殷勤不说关键时刻卖队友贼6,听说还是个牛头人。
果然好想和裘克一起啊。。。
第二局调戏完裘克接着进地窖的艾米莉想。
另一边回到庄园的裘克身心俱疲,那个不走寻常路的医生异常喜欢和自己作对,开局就是人找鬼,把他当成狗遛。
不是说医生都是柔弱的小天使吗?不是说医生都是以救队友优先吗?怎么我这个就是折翼天使卖友狂魔?每次跳地窖都贼6,还把图背的清清楚楚!
心累的裘克走进卫生间,把自己脸上厚重的油彩和人皮面具洗掉,镜子里是一个容貌妖异的男子,狭长的凤眼和消瘦的侧颊让他看上去有几分病态,但奇异的是你一眼望去绝对不会认为他软弱可欺。
裘克擦干净脸走出卫生间,心里暗暗想着怎样把那个小医生碎尸万段,他绝对不会把她绑在椅子上,一定要直接关起来虐杀掉!裘克恨恨的想。(医生:come on,baby)
下楼的时候裘克看见厂长和杰克都在楼下,一个如同中世纪贵族一样喝着下午茶,一个默默的摩挲着一个戴草帽的玩偶。
”蜘蛛呢?“裘克没看见那个凶残的女士,于是问道。嗯?你问鹿头也不在怎么不问他,他是最后一个回来的已经成为国际惯例了,裘克不屑的撇撇嘴。那个家伙永远是最后一个回来的。
”她去园主那里了。“杰克回答。
”去去去,整天去,他俩是不是有一腿!“裘克烦躁的一屁股坐下,硬生生的扭曲了他那张妖异的脸。
”怎么?你吃醋了?“杰克调笑。
裘克一脸wtf:”我不喜欢那种神经病女人。“
”可是我听说你最近和那个漂亮的小护士走的很近。“
”她不是护士是医生。。。。。不对!差点被你绕进去了,那是她缠着我好吗?你以为我想每次被她玩?“裘克抱怨道。
”嗯。。。看来蜘蛛小姐说的是真的。“杰克若有所思。
”什么?“
”如果敌对方突然和你表现亲密,那他不是疯了就是爱上你了。。。。“
”那tm是那女人疯了!“裘克咆哮。
杰克看着裘克的模样陷入了沉思:都把你当狗遛了还能疯?不如疯子的你还很骄傲吗?等等!不是喜欢就是疯了?杰克想到这几天那个小佣兵和自己越来越密切的活动,陷入了迷之沉默。。。。。

另一边奈布可没想那么多,他还想试验一下交友系统,如果能跨服联络岂不美滋滋?身为现代的电竞主播,一到某站就有一大堆人递女装,刷搞基,玩调戏,身心都锻炼成钢铁的奈布一点也没把杰克的暧昧举动放在心上。多年后,趴在床上的奈布沧桑的叹了口气,还他当年那个纯白如纸的小杰克!
倒腾了一会还是什么也没发现的奈布有些失望的趴在桌子上,“果然金手指不能太逆天吗?”
突然,一阵响声直接在他的大脑响起:“这里是艾米丽。”
!?
“这里是奈布。”强按着心中狂喜的奈布回答道。
反击开始了!
——————————————————————————————
奈布:……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合作伙伴(委婉僵硬)
杰克:没关系亲爱的,从今天开始习惯也不晚(温柔)
奈布:?!(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小丑:为什么总是骚扰我(咬牙)
医日天:因为你很可爱呀
小丑:哼!
医日天:(上他)

突然又想开一个裘医坑,abo的类型。就是那种“我以为你是个柔弱的omeage想对你温柔点你却是个alpha还想上我?”,具体还没想好,但是还是杰佣裘医混合。这次两个时间线分开点,让我先考虑一下时代背景,这次温馨一点?

评论(8)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