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裘医)让你皮,挂了吧?4完

审核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奈布梦到了一次他和他徒弟直播的一件事,哦,他徒弟就是艾米丽,那个绰号医日天的医生。这不公平,你看他这么牛的主播绰号竟然是皮皮奈,皮断腿,还不如他徒弟霸气!咳,总之别看艾米丽在第五人格里是个公测新人,她在其他变态游戏里玩的可溜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进步这么快。
这么说吧,他厉害是他的经验和反应速度,而艾米丽厉害的是她的手速。目前职业电竞选手的APM最高大约在500左右,而平均值在120左右,奈布的正常水准在300到400,而艾米丽的正常水准是400→尴尬了徒弟。
那次直播,他带着半人皇艾米丽玩匹配,根据经验他大约估计出来了:俩队友最高30,屠夫猥琐流杰克100。
真是可喜可贺。
那个骚包玫瑰爵一个劲的追着他,腰间的玫瑰手杖一甩一甩的,直播间一堆刷:抱一个,抱一个!
抱你mmp!
老 子残血了!没护腕了!
医生快来救我!你不是APM大佬吗?
救什么救?学医救不了偷电人!我修机子呢!
奈布:……
于是他就那么一个人溜了一个地图,三个人全跑出去了,他看着弹幕里一片:233333医日天日常卖队友23333心里一片悲凉……
可还没完!那个玫瑰爵一爪子把他打到地上,给他抱起来后,往教!堂!那边走!对,就是在全国百万观众面前,他被抱着走红地毯!奈布那个挣扎啊,掉一次捡一次,弹幕一片抢婚啊,恭喜啊,羞耻play啊。
医生还在语音里唱婚礼进行曲,笑的丧心病狂。
然后奈布往上一看,只见玫瑰爵摘下面具,露出那张俊美苍白的英伦风脸蛋,绅士微微一笑。
“亲爱的,我们结婚了。”

……
“Noooooooooo!”
从梦中惊醒的奈布满头大汗,仿佛被一股神秘力量调戏了一般。
“奈布!你怎么了?”住在隔壁的医生最先听到奈布的惨叫,她慌慌张张的冲进奈布的房间,一脸担忧的问。
“咳,我……没事。”就是被吓到了,奈布艰难的说。
医生松了口气,然而冷静下来,她看见奈布赤 裸的上半身,蜜色的肌肤,结实紧致却毫不夸张点肌肉,连身上都伤痕都充满男性魅力……
小兔子医生脸红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没事就好……”眼神飘忽躲躲闪闪,一副被调戏的乖乖女模样。
然而现在奈布满脑子都是医日天那可以加入迦○底哈哈队的笑声和婚礼进行曲,以及和杰克的婚礼现场……
不好意思,扩脱哇路!
脑廓痛。
————————————达卡扩脱哇路——————————
今天的游戏奈布一直避免和杰克见面,他不想因为私事影响他们的合作,总之先调整好心情,而且为什么他的图是红教堂啊?不能和艾米丽一样是医院吗?
心跳声轻轻响起,把自己所有技能树都点开的奈布敏锐的发现了杰克正在向他这里走来,而在他不远处……玛尔塔小姐正在修机,她旁边的艾玛小姐在拆椅子,啧,看来不能跑了,要不然自己队友要被坑了。
“小奈布~”
错觉吗?今天的杰克是不是格外荡漾?
“嗯,杰克。”奈布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我想问一下,你们屠……监管者里叫小丑的那个,地图是不是医院?”
“是啊。”杰克直接在奈布旁边坐了下来,“他最近还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医生,小奈布那是你的朋友吗?”
被杰克的语调弄的很不自然的奈布往外挪了挪,“她是艾米丽,我的朋友以及队友,实力可以信得过。嗯,当然,她很喜欢小丑。”
“呵呵呵呵,小丑最近可是被她弄的很狼狈啊 。”
“狂爱者。”奈布无奈的说,似乎不能理解艾米丽这样奇怪的爱情。
“爱本来就是奇异的东西。”杰克轻声说,“无法预测,更无法控制。”
“……”
真的,我觉得杰克今天gaygay的,难不成被玫瑰爵夺舍了?

圣心医院
“我不想和那些废物合作,那些无聊的,弱小的,毫无意义的存在。”身着残破,露出度很高的旧装,医生艾米丽如同咏唱一般,“但是你是特别的,亲爱的。也许现在你并不强大,但是总有一天你会站在顶点,我非常期待……”
如同现在的我,艾米丽是一个把自己的天赋优先供应给了身体素质的战地医生。
“所以啊……”艾米丽轻抚上裘克那张斑驳的脸,血痕,油彩,人皮碎屑……男人狭长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艾米丽那张动人的脸,表情凶狠残忍,他明明比瘦弱的女人高大强壮,但是现在却狼狈的被五花大绑,任由女人轻佻的爱 抚,“让我和你永远在一起吧,所有阻止我的,都得死!”

艾米丽等不了那么久了!那天她和奈布成功通话,奈布比他更了解第五人格的剧情,所以他推演出了几乎全部的剧情:监管者和逃生者被控制,同样是庄园主的人偶。
她不介意自己被别人控制,因为总有一天她可以反客为主。但她无法忍受自己喜欢的人被他人掌控,对于爱情她拥有最高的底线:他们属于彼此。这种仿佛被别人扣了一顶帽子的行为让艾米丽愤怒无比,而她的头脑却更加冷静。(准确的说她现在石乐志)现在她的想法就是灭了那个小 女表 子,迎娶老婆,走上人生巅峰。
现在,艾米丽愉悦的掐断了奈布发起的通话,对那个恨不得杀死自己的小丑露出了微笑。
(小丑:惊恐.jpg)
——————————————————————————————
监管者庄园
今天裘克没回来
连那个小鹿头都回来了,裘克竟然没回来!杰克再一次感到了风雨欲来,他故意避开几个同僚。
蜘蛛今天又去庄园主那里了。
杰克回到房间,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不喜欢受制于人,所以他一定要脱离控制,为此要最保险的计划。但是更保险的方法是利用奈布他们,把他们的光芒用尽……不,不行!
“果然,还是相信他吗……”杰克深色复杂的喃喃道。

因为裘克一直没有回来,庄园主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派出了蜘蛛去那里查看。
“他/她上钩了。”奈布一边解密码机一边说,“我们是互不干涉的时空,庄园主打破了这个规则,现在我们只要利用这点就可以找到他的藏身处。”
这本来就是个冒险的决定,奈布和艾米丽合作,艾米丽竟然可以和他联系,就说明他们的时空有漏洞。他让艾米丽想办法打破不同时空的隔离,而自己和杰克则寻找庄园主。他没想到一切这么顺利,艾米丽选择了最危险却最有效的方式:囚禁屠夫。而正如预料的那样,庄园主破格让蜘蛛去找小丑,那他的藏身处也一定会被有心人找到,所以这个时候他会干什么?
他会让唯二知道他身份的杰克过去保护他。
“只是现在不确定其他监管者的动向。”趁着现在可以玩穿越,几天没皮的奈布准备好好遛遛狗,“我去其他地图看一……”
“不行!”杰克迅速的回答。
?被杰克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奈布莫名其妙的问:“怎么了?”
“他们都很弱,就蜘蛛能看点。”杰克认真的说(我比较强的),“尤其是鹿头,你别看他虎背熊腰的,那都是填出来的,他就一小鹿班比。”(所以看我呀)
“?”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是说,亲爱的奈布。”绅士优雅点单膝下跪,“等我杀死庄园主,你可否与我共结连理?”
奈布,奈布一个巴掌糊了过去
“少tm的给我立这种战前flag!”
杰克:QAQ
佣兵背对着杰克飞快跑去,狠狠的拉着冒兜,帽子下的脸火红一片。
——————————————————————————————
关于杰克对庄园主的最后一个评价词是“自毁的”。
庄园主喜欢刺激,但是别人的刺激不能让他得到充分满足,他也想身临其境,可那是一次性的,用生命赌博的游戏。
他知道自己会被反咬一口,他让杰克回到身边就是为了这个。
血液渐渐流失,他感到自己逐渐冰冷,死亡在向他招手,但是他却异常平静。人终究只是劳碌的一生,而死亡是一切都终点,他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真的吗?
啊……你为什么回来了?
瓦尔莱塔……

他是个医生,一个不会信任任何一个人的心理医生。
————————————————我会说这是个cp吗?————————
“裘克啊,你就从了医生吧,你看女才郎貌的……”
“住嘴里奥!我才不想穿婚纱!”这是裘克愤怒的咆哮。
“没关系,还有旗袍。”一身白色正装的医生淡定的说,“兔女郎,水手服,泳衣……”
“……”
“丰富啊兄弟。”
“滚!”

“小奈布我们什么时候……”一身玫瑰爵的杰克殷勤的问。
“先从你的衣品开始。”奈布嫌弃的看着那身骚 粉色,“先说好别想我让着你。”感情上奈布绝不认输!
“小奈布~”

奈布当时并不知道,结婚那天他就是穿着游戏里最喜欢的刺客披风,被拐着玫瑰手杖的玫瑰爵公主抱进教堂的……也许他有预知梦?
————————————————————————————
突如其来的完结。我想写个番外(住口!),比如两个人皇带新人的故事→_→我这么懒不可能了,顶多内心里爽爽。

评论(8)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