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热情易逝,但关注期间绝对狂热。讨厌被抄袭,有种亲儿子/女儿被嫖的感觉。总之,各种文,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overlord同人:(乌尔贝特→飞鼠←塔奇米)双面人生2

用爱发电……

现在,不知道自己被扣了那么大一顶帽子的乌尔贝特正在赶往“炼金术师”翠玉录的领地,顺便因为塔奇米的事而十分焦躁。
他和飞鼠是一对。
这是个被承认的事实。
但是他们不是人类也不是精灵,身为不死者和恶魔,他们绵长的寿命允许他们拥有多个恋人,或者说,在几乎无尽的时间里只钟爱一个人几率是在太低。所以即使到现在,还有无数追求者挤破了脑袋想要和飞鼠来一段旷世生死恋……极具代表性的,比如某个满脑子工口的鸟人,比如秉承“爱你就要欺负你”的某个问题儿童路西法。
但好在他和飞鼠都是专情且长情的人,两人的爱至今坚不可破。所以乌尔贝特根本没把塔奇米放在眼里,所谓憧憬不过是一场游戏,冷淡的不死者早晚会厌倦无聊的游戏,回到自己身边来。
但那个自以为是的下等生物又是怎么回事?看到他和飞鼠亲密的行为和自以为是的正确就让他不爽!所以飞鼠现在喜欢那种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调调?乌尔贝特摸了摸自己下巴上长长的白色毛毛,郁闷的想→自己这种魔王没市场了?
带着阴抑心情的乌尔贝特来到了翠玉录的领地,其实与其说是领地不如说是个阴森的城堡,城堡周围就是拥有各种生物资源点森林,圈圈绕绕的布下了好几层结界,如果有闯入者,这些陷阱会教教那些无知的家伙怎么做人。穿过点着蜡烛的走廊,就到了主厅,主厅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偶,立着裸 体雕塑,周围的墙壁上还有让人头皮发麻的画作和不知装了什么的罐子……总之很符合一个炼金狂热者的恶趣味。
翠玉录坐在迎客室,他是一种名为“食脑者”的种族,穿着黑色的拘束衣,映在灰白的皮肤上极具冲击力,但是,“食脑者”这种类似克苏鲁的种族可并非审美主流,肿胀的身躯和扭曲的肢体只能让类人种感到恐惧甚至恶心。但翠玉录在食脑者里绝对属于禁欲又性感的类型→一般都食脑者可不敢穿成他那样。
“午安。”翠玉录放下了他手中的茶杯,用他优雅又清冽的声音和他打了个招呼。
“午安,你今天找我来干什么?”山羊恶魔的语调算不上好,他抽出椅子坐下,显然他尽力在老朋友面前保持礼节。
翠玉录已经习惯了魔王朋友的脾气,根据以前的经验他选择略过这个问题,和他说一下自己最新的发现。
“你知道‘纯银圣骑士’这个冒险者吗?”翠玉录问。
“嗯。”
“我最近查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这位圣骑士不是人类,最坏的结果,我认为他是北边的那位虫王……”
“你说什么?”乌尔贝特激动的站起来,硫磺色的瞳孔充斥着愤怒和暴虐。
翠玉录被乌尔贝特的反应吓到了一下,他是个室内工作者,消息不灵通,或者说工作时根本不用外界的消息,所以还不知道飞鼠现在正和塔奇米一起冒险。“是的,圣骑士和北方领主的能力非常相似,魔力和武技都……”
话还没说完,乌尔贝特已经释放了“鲜血突袭”,消失在原地。
“唔……”翠玉录用那根绵软的触手点了点自己的嘴角,看来这几天他漏了点重要情报。
视野转到飞鼠这边
飞鼠在接到任务后立马决定和塔奇米一起到那个所谓“大灾厄爪牙”的领地看看,暗搓搓的想乌尔贝特绝对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他可是要统治世界的男人!emmm……但是他儿子迪米乌哥斯好像最近沉迷玩欢乐农场,抓点女孩子也是……
一边的塔奇米看着脸色绿了又黑,黑了又白的飞鼠,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飞鼠酱真是超善良,面对这样的事一定不舒服吧。
所以
我一定要扮演好圣人这个角色啊。
——————————————————————————————
肝疼,佩服那些日更作家——我错了我不该吐槽我喜欢的太太每天一更不够看。
然后,乌尔贝特酱是担心塔奇米要害飞鼠所以很紧张,然后因为飞鼠对塔奇米的信任崇拜又有危机感→总体来说他是非常信任他老婆的(佩罗罗奇诺:谁tm是你老婆!)。
塔奇米没有表面的那么善良,他的种族让他缺少人类感情。而圣人这个角色也是他内心对美好正义的憧憬,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圣人,所以在尽力保持正面形象→这种外白内黑的我还挺喜欢的。
飞鼠目前对塔奇米还是憧憬比较多。
下一章就来个喜闻乐见的炮灰装逼被打脸吧。

评论(10)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