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热情易逝,但关注期间绝对狂热。讨厌被抄袭,有种亲儿子/女儿被嫖的感觉。总之,各种文,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医裘)非典型alpha2

一股神秘的力量,让我改了攻受……
是什么控制了我的键盘(滑稽)

还有啊,前几天玩游戏好气哦,有个小丑在我队友全死后把我的医生扔到地下室玩地下室play,我知道我救了几次队友但是你为啥这么干?虽然我现在手残但不代表我喜欢女弱男强,言情里我一直喜欢剽悍的女孩子。
还有一个厂长,我开门救队友后他把我抓起来了,我想也没啥,队友能跑三个。可是他在把我绑上后用咸鱼打了我好几下,exm?厂长你这是在玩什么play?更好玩的是被我救的空军小姐姐回来救我了,我们走了四个,厂长得劲不?
虽然文里是医日天,但游戏里就是小白兔……所以请大家善待医生……
————————————————————————————

这天奈布终于摆脱了某个黑帮老大的追杀,心有余悸的回想着他那个骚包的玫瑰味信息素:(#‵′)靠,一alpha浑身玫瑰味想想就呕——
在据点沙发上葛优摊的奈布听到了自己手机在震动,他当然不可能设置手机铃,要是哪天出任务突然来一首小苹果岂不是很尴尬?
一看名字:艾米丽——哎哟呵,医生啊。奈布暗搓搓的想有好戏看,于是愉快的接了电话。
“哟,艾米丽,艹了没?”
“没。”
“那就等着怀……???”
“啊?!”
“没得手。”艾米丽声音平稳的说。
“那你……”菊花保住了没?奈布咽了咽口水,到底没敢把话说完。老实说他一直没把艾米丽当成性别“女”的那一类,同样艾米丽也没把他这个信息素都是甜丝丝血味的家伙当成Omega,他们更像默契的战友,至交,可以随便开黄 腔的那种。所有当得知标准的行动派艾米丽没得手时,他就隐隐约约的感到——她不会是被肛……反攻了吧?
“我一切正常。”艾米丽淡定的说完这些后,又有些犹豫的说,“我觉得我应该……走正常点的程序。”
?!奈布吓得从沙发上摔下来,wtf!那个a是纳西索斯转世还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咱们的程序不正常?”
别看奈布看起来正经,他要是正经就不会和艾米丽互为损友了,身为佣兵,他可没那么多条条框框。
不就是搭讪——开房——结婚吗?
emmmm,艾米丽也许会把第一条省过去。
“那个太粗暴了,我问了一下和我同一期的护士,一个Omega,你懂的,她们感情细腻比较了解。正常的程序是搭讪,约会,牵手,亲吻,见父母,见朋友,深入了解……”
“停停停!怎么这么多?这都干完要个几十年吧?我们干这行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奈布惊恐的听着那长长的一列程序,怎么谈个恋爱这么麻烦?
“不用,我们医院有个a,他花了6年就娶到了。”
“……我怎么感觉你在崩溃的边缘?”
“……呵呵。”

——————————————艾米丽表示并不想一直看煮熟的鸭子六年——————————
裘克今天拿着一枝漂亮的红玫瑰回到庄园,他表面身份是这间大庄园的bate保镖,实际上是和庄园厂长狼狈为奸——他们是非法抑制剂的合作商。裘克是个出身贫寒的alpha,并不像那些姑娘们写的小说那样,alpha都是强壮聪明的人生赢家。他在贫民窟里看到过臃肿丑陋的Omega和孱弱胆小的alpha,无论a还是o都不是天生的强大或美貌,上帝总是公平的,他给了裘克贫寒的出身但却给了他其他几乎所有的优势。俊美的相貌,优秀的体能和不错的头脑,没吃多少亏就做上了这行。
这栋古典庄园的主人外界称他为“厂长”,是个英俊的中年alpha,也是裘克的贵人。裘克听说厂长早年娶了一个bate女性,但那个bate女性却和另一个bate男性卷了厂长的钱跑路了,先不说你为啥跟个bate跑了,你就这么把一个又帅又有钱的温柔alpha扔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欠了一大堆债务的厂长不想失去自己的儿子,但凭借普通的方式他根本挣不到那么多的钱,于是他走上了贩卖非法药 品的道路。没想到他后来越做越大,以致到了现在的规模。
“啊,嗯啊,嗯,啊啊……”
别想歪,这是健康和谐的声音。
进了门的裘克看到一个穿着背带裤,带着草帽的“少女”在一边发着不太健康的声音,一边摇椅子。
“艾玛。”裘克无奈的叫了摇椅子起劲的“小女孩”。
“欸!裘克先生!”艾玛的吓得跳起来,他的声音充满活力,让人听了就会心声好感。艾玛扭扭捏捏的转过身,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手腕——手上还有个超大号扳手。“少女”大大的眼睛怯怯的向上看着高大的alpha,巴掌大的小脸充满了无辜,脸边点小雀斑给他添了不少娇俏。
别想了,他掏出来比你都大。
人家是女装大佬。
“我不会告诉你爸爸的。”裘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可是看到艾玛眼里小小的得意——艾玛虽然是个bate,但他的性格更像父亲,坚强硬气,又有着他这个年纪的“坏心思”。
“嘿嘿。”艾玛一蹦一跳的来到裘克身边,给他来了一个爱的抱抱,“我就知道裘克最好了……等等,裘克的花从哪来的?”
“呃……一个小姑娘送的。”裘克干咳一声,有点遮掩的说。
“哇哦——”艾玛发出了老司机的声音。“Omega?”
“嗯。”
“噫——”艾玛拍了拍裘克的手臂(拍不到肩膀),“不错呀,会拱白菜了。”
“里奥,你儿子把你的老头椅拆了!”
“甘霖娘!”
小淑女不可以这么说哦♡
艾玛表示男人都是说谎的大屁眼子。

“你有喜欢的人了?”里奥坐在沙发上,已经中年的alpha还保持着健美的身材——鬼知道每次都是裘克跑腿,他这个万年家里蹲怎么保持的身材,因为长时间不出门,里奥的皮肤变得苍白,加上不修边幅的长卷发和下巴的胡须,他看上去像个沧桑的吸血鬼。
“还不是……她,是个很内向的Omega,我希望别吓到她。”裘克想到那个软绵绵的小兔子,神色温柔。“先约个会,然后再考虑。”
“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就对人家温柔点,贫民窟的那一套可不能对柔弱的Omega用。”里奥语重心长的说。
“我当然知道,我怎么可能那样对她?”

医日天:不好意思我还真会那么干。

那边一片和谐,这边一片沉闷。
一家地下酒吧中,穿着白丝,披着维多利亚时期斗篷的艾米丽坐在角落,神色凝重。
“医生。”很好不是疑问句。男人的声音优雅磁性,带着浓浓的英伦口音和玫瑰味道的信息素。
“杰克。”艾米丽对他点头示意,邀请他坐下,“你突然邀请我出来,受宠若惊。”
“言重。”黑发的alpha温柔一笑。
“有事?”
“关于你的佣兵朋友……”
“免谈。”
“呵呵,别这样艾米丽小姐,我只是陷入了狂热的爱情。”杰克的神色带上了忧伤,他本来就长得好看,那双血红的眼睛浸上忧郁更是让人蠢蠢欲动。
“鬼信。”
首先艾米丽根本不相信杰克这根老油条,她在杰克身上吃过亏。其次,她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冷血,他喜欢上奈布实在不可想象→虽然自己就是个人渣但她不会坑最好的朋友,自从知道奈布被盯上了她就像护鸡崽子一样护着奈布。
“那真可惜。”杰克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结束了这场生硬的对话,既然两看相厌就不需要做戏。杰克也没少在医生身上吃亏,两个同样过于优秀的alpha即使坐在一起也会难受。“希望你不会后悔。”

艾米丽觉得她的手术刀蠢蠢欲动。
等会给奈布打个电话告诉他小心这个变态吧。
——————————————————————————————
放心杰克不会黑,因为我也爱他(啪)
两个过于相似的alpha容易敌对,艾米丽和杰克属于冤家。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裘克的恋爱观应该很正,他总给我一种恋爱时会很不知所措的温柔形象。

评论(6)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