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JOJO混部】【全员cp】民风淳朴哥谭市,邻里友好杜王町

这是JOJO的混合cp,全员存活没什么逻辑的傻屌甜文,以承花,仗露等等为主,当然身为茸茸厨他也会出场,含有少数英美哥谭提及,但不影响观看体验,哥谭可以想象成一个罪恶之都。
这是以路人视角描写的,使用第一人称,路人会和主角有交集,这个角色不是单纯的吐槽役也会有一点剧情。
手机码字请多包涵,这些都没问题的话go( •̀∀•́ )。
——————————————————————————————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杜王町,当然不是来旅行的,我准备带着妹妹来这里定居。因为工作原因——我是个小说家——我经常带着妹妹满世界乱跑,好的时候住着五星酒店飙着布加迪,差的时候在地铁的卫生间将就一晚。我们之前住的地方我非常满意,满意到我在那里买下了房产以便随时回去居住,嗯,之前我们住在美国哥谭,不得不说那里的气息非常适合我的小说取材,新小说销量顺利突破百万让我有资金带着妹妹来到一个新地方。
我听说杜王町是个平静美丽的小城,希望她和哥谭一样民风淳朴邻里友好。
让我惊讶的是我的邻居竟然是岸边露伴,对,就是那个鬼才漫画家。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人把我和他放在一起,先不说他拒绝了我的编辑的漫画化请求(虽然我根本不想让我的小说漫画化),前不久在杂志上曝光了他为了画漫画舔蜘蛛的消息,噫——这人真鹅心。总之,他对我妹妹的教育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岸边露伴:拿根吸管趴在水下一天的你也很不正常好吗?)前几天我还看见一个梳着飞机头,看起来像不良少年的家伙找他,甚至和他一起赌博!好你个岸边露伴,竟然和未成年人赌博!真是世风日下!不过话说是不是我眼睛有问题,那筛子是不是自己动了?而且我还听到筛子呕吐的声音,这是什么骚操作?我回厨房拿了一杯冰咖啡,算了一下我妹妹快放学了,正准备拿起围裙做晚饭,对面着火了。
嗯?
等消防车来的时候岸边露伴的家已经烧的就剩个框架了,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拿着手机拍视频。
#直播烧房子#
#我  烧  我  自  己#
#震惊!一宅男因得不到二次元老婆愤而烧手办#
真精彩,我看着推特上飞速增长的浏览量感叹。另一边那个飞机头少年看起来非常愧疚,就差来个360°回旋阿姆斯特朗式土下座了,嗯,仔细一看这孩子长得蛮帅的,就是发型怪怪的……噫!怎么突然这么冷?岸边露伴不愧是岸边露伴,一点也不领情,臭着一张脸,哇,那个国中生都快哭了,我都能看到他耷拉下来的耳朵了,话说这种大型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现在年轻人道歉的方式都这么前卫吗?喂喂喂不要扑上去啊!为什么还抱起来了?等等等等等蹭什么脸啊,还有岸边老贼你那是傲娇吗?你特么还有这种属性吗?
“哦尼酱我的晚饭呢!?”
哎呀……忘记了……

我是一个小说家,现在居住在杜王町,我的邻居是和我不太对头的岸边老贼,最近我怎么看他都和一个叫东方仗助的少年gaygay的,我要面对的可能是我的前同事弯掉的悲剧……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我上次看热闹忘记做完饭,我妹妹和我怄气已经一个上午没理我了,这非常严重,我不得不派了我信得过的私家侦探去跟踪她,还入侵了学校附近的监控,在她的衣领里装了窃听器,然后我发现了一件更严重的事:我妹妹谈恋爱了。对方是个上班族,每天规规矩矩的八点上班六点下班,在龟友百货商店工作,生活规律,没有不良前科,虽然受女同事(以及部分男同事)欢迎但没有任何不纯洁的男女(男男)关系,饮食健康,睡前会喝一杯牛奶,做二十分钟的柔软操。在杜王町有固定的房产,工作也很稳定,最重要的是貌似很舍得给我妹妹花钱,前不久还带着我妹妹去看情侣戒指,每次出门约会都拉着她的手,应该挺温柔的。
是个老实人。
我看着侦探给我的信息满意的点点头,虽然我是个妹控可是真正的妹控就应该在妹妹有适合对象的时候支持她而不是整天抱着我要艹妹妹这种禽兽思想,这个男人貌似不错,虽然古板了点但是重在经济适用,过平凡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嘛。年纪不是问题,年纪大的男人更可靠啊,我看着照片越看越顺眼,真是一表人才配我妹妹也不掉价,是叫吉良吉影吧,真是个好小伙子!
这天我走在路上,突然发现人群中钻出一个飞机头,就是那个叫仗助的少年,他身边还有一个帽子和头发连在一起,身材高大的男人,而他们,正在殴打我未来的妹夫!熊孩子带着熊家长打人还有没有天理?欺负老实人几个意思?正在我准备出手教训一下那两个熊孩子的时候我妹妹出现了,不说别的我妹妹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加上娃娃音真的超级卡哇伊,现在看到男朋友被打了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一口一个“你们要打打我吧,不要打他呜噫噫噫”。啊,我的小天使~拿着手机十连拍。对面两个人身体僵硬了一瞬间,似乎非常尴尬,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压了压帽子,带着东方仗助离开,我似乎听见了东方仗助红着脸小声点说了句对不起。emmmm,意外的是个好孩子?
第二天,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我从门眼看去正是昨天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昨天没仔细看,这身衣服挺像科研员的。考虑到我家周围密集的监控我打开门,男人比我想象的要高大,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和不似东方人的立体面孔,知性和狂野柔和的迷人气质,一个非常英俊的混血男人,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美国哥谭的某位花花公子才能和他媲美。我请他进屋坐下,意料之中的这位靠谱的成年男子很礼貌,根据昨天他对我妹妹的态度还算绅士,他一定不是那种会叫自己老妈“婆娘”,对女孩子说“吵死了!我最烦叽叽喳喳的女人了!”的人。他说自己是spw财团的研究员,同时也是一位海洋博士——哇哦,cool!我说道。
“我是个小说家。”
这位博士,空条先生说自己正在追查一位恶名昭著的杀人犯,据说这位杀人犯是个变态手控,杀人取手,极为恶劣。说不定还会对蒙娜丽莎O起,我开了个玩笑。不过没有成功的让空条博士笑出来,他说那个杀人犯很可能是你妹妹的男友吉良吉影!
——————————————————————————————
我目送男人离开,看见了一个茜色头发的男人在一辆白色豪车边拥抱了他,两人虽然再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我却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某种紧密的联系——超越了一切感情的联系。好吧好吧,这地方真是到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我现在有些烦躁,不是因为空条博士和他的恋人,而是我妹妹的男朋友。
“喂?哦尼酱怎么啦?”
“你男朋友的事瞒不住了,乔斯达的三当家亲自来了。”
“……那就没办法了啊~”
“我的一抹多哟,你挑男人的眼光真准,上次那个就被哥谭的老蝙蝠扔进阿卡姆了。”
这是件很简单的选择题,在哥谭,身为一个带着独身漂亮妹妹的男人没点手段是活不下去的,我不介意自己有个杀人狂妹夫,因为我妹妹也高尚不到哪去,我唯一希望的就是她不要杀人,我可以和她流浪一辈子,但我不能带着她亡命天涯一辈子。
不久后我妹妹失恋了,她的同学——包括那个叫东方仗助的小伙子——陪她去甜品店。我刚好路过,我当然是刚好路过而不是在我妹妹身上装定位器什么的!她身边围着很多人,看得出都是好孩子,即使他们殴打上班族,玩监禁play,差点杀死兄弟……但我相信他们都是好孩子。一个相貌清丽,秀发浓密的女孩子在安慰我妹妹,顺便不忘给她身边一个留着超级赛亚人发型的男孩投喂。
嗯?这地方怎么到处都是情侣?这很奇怪好吗?
我郁闷的来到河边,正好看见那个有着茜色头发的青年,他坐在河边,面前支着画架,一手拿着画笔,另一手拿着调色板,微风吹拂着他的围巾,在阳光下他的的侧脸真是美到梦幻——艺术系纤弱美男,戳心了,前几天他离得太远了今天一看真的是我的菜,撬墙角的手微微颤抖。
稳住,问题不大,上去撩就行。然后我发现他是宅迷,然后我们发现对方的爱好很戳心,然后我们聊的火热,从河边聊到小镇,从小镇聊到他和他男朋友住的宾馆,我们在空条博士黑的和锅底一样的脸色里开始……搓手柄,搓了一下午……等等这不是去lovelove的高铁!不过我和……花京院?这个非常风雅姓氏的青年聊的非常投机,身为小说家的我非常喜欢御宅文化,我们相见恨晚恨不得底足长谈三天三夜,在承受了空条博士一下午的死亡光线和数次委婉的逐客令后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别了,我前脚刚走,门还没关我就听到花京院的惊呼:“承太郎!”
呵呵,好你个买鱼强。
我妹妹经过上次的失恋反而越战越勇,迫切的希望再次得到一份甜美的爱情,在我的再三警告下她规规矩矩的像平常人那样谈恋爱,为什么是平常人?因为我妹妹和我都是替身使者,要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杜王町这群替身使者会一个接一个的往我们身边凑啊靓仔!替身使者会相互吸引,在我妹妹的身上表现在她的爱情上,她不仅仅容易和杀人犯谈恋爱,还喜欢和替身使者谈恋爱。这天她兴冲冲的告诉我杜王町来了一个超级帅的意大利人,我差点就给她跪下了。那个意大利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黑手党界的教父乔鲁诺.乔巴拿,我为什么认识他呢?因为在之前我为了写一本关于黑手党的小说精心潜入了他的组织,并顺利的成为了一名基层干部。不过俗话说得好,是金子总会发光,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中层员工,并且和几个干部认识……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我马上卷铺盖走人,没想到还是被乔鲁诺揪回来了,我知道错在我,心想不能和黑手党讲道理,于是我非常诚恳的认了错。
我错了,下次还敢。
回想当初,要不是教父拦着,我可能被那个露着肚子拿着枪的男人打死了。
我想教父这次来不是为了和家人叙旧,我平安的从热情里脱身,代价是为热情提供情报,我的替身是情报专精方面的辅助型,除了一些重要情报其他无关痛痒的我都可以给热情,所以他是来找我的?
脑补过度的我还是遇到了@@@,幸好不是来要情报的,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而已。教父先生还是那么帅,该说不愧是JOJO家的意大利人吗?如果他不是热情的boss我还是挺放心把妹妹交给他的。
那么你是空条博士点侄子?我好奇的问。
不是,我是他的外叔公。他笑着说。
emmmm,JOJO的奇妙辈分吗?
仗助君还是空条博士点舅舅呢。
哇哦。棒读。前几天我看到的那个用扳手砸人的金发意大利人是不是你侄子?
不是。乔鲁诺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他是空条博士的外祖父之一。
我:……
不久后,乔瑟夫.乔斯达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重婚可是重罪呢。
乔瑟夫:?!

我想,这里还会发生更多有趣的事。
end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