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文豪野犬】【双宰】我本打算冬天死去 上

预警:现实里的文豪太宰治和文豪野犬里的太宰治,文豪太宰治来到漫画里和另一个自己相遇的故事,有森先生出场,偏正剧吧。
小常识:太宰治原名津岛修治。
————————————手机分界真难——————————

我本打算今年冬天就去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衣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引
津岛修治还活着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得到幸福。
他看到的世界,是扭曲的黑暗的血腥的绝望的不和常理的充满嗤笑的充满嘲讽的,世界是饲养动物的牢笼,他在看着我们的滑稽戏。

太宰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干净的被褥和榻榻米,散发着肥皂和植物的味道。周围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墙上挂着一张字画,下面是一捧铃兰……
真是让人舒服的气氛,充满了死亡般的安心。
“你醒了。”
太宰治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上一次他被吓到是什么时候?反正他不记得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一个声音的发源地,好吧,他又被吓到了——那是一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成年男人,或者说,那是中年的他。男人有一双深不见底的纯黑色双眼,微微上挑但不像太宰治一样带着狡黠和风情,那是一双死去的眼睛。太宰治的脸便如同上天眷顾,年纪尚小的他有一种雌雄莫辩的精致美感,当紫罗兰色的眼睛映出你的影子时你甚至会有种被温柔包裹想窒息感,而这个男人,时光让他褪去了少年的情青涩和甜美,五官带着男性的锐利和俊美,仿佛脱去绒毛的雄鹰,黑色的眼睛看向你时只感到毛骨悚然。
太宰治在惊愕过后迅速在脑子里推演出无数个可能,然后筛选出最可能的几个结果。他带着完美的疑惑面具,用天真的语气说:“哎呀这位大叔长得和我真像呢,说不定是我的亲戚?不过我可不记得……”
这是第三次,年纪尚小,还没有变成老狐狸的太宰治第三次被同一个人吓到了,那个男人从面无表情,熟练的,迅速的露出一个微笑——一个完美的微笑,从嘴角的弧度,眼睛的弯度,脸上的笑纹都像机器人一样标准完美。
他的用一种标准的温柔声音说:“我叫津岛修治。”男人保持着那种毛骨悚然的微笑歪了歪头,“你好。”
“……你好。”太宰治鼓了鼓脸,真是个怪人!
男人并不在意太宰治散发出的敌意和警惕,他安静的把目光移开,看着外面的景色——盛夏的尾巴还留着,蝉还在固执的叫着。
“好吵啊~”太宰治把脸压在枕头上,不满的嘟囔着,“反正秋天就死了。”
男人的指尖轻轻颤动了一下,背对着太宰治看不见表情,但他的声音依旧平静。
“是呀,夏天一过就会死去。”
“大叔,你平时也会捡人回家吗?”太宰治懒洋洋的说,然后像是思考了一下,补充一句,“入水自杀的那种。”你打扰到我了真是的!太宰无声的抱怨,白嫩嫩的脸颊鼓鼓的。
男人看起来认真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会,我只会把漂亮的女孩子带回来而已。”
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太宰瞪大了紫罗兰色的双眼,笑了起来:“也是自杀的吗?”
男人看着太宰,他刚好逆着光,太宰不得不眯着眼睛,堪堪看到一个模糊的剪影。男人笑了,谈到美丽的女士,他的语气重似乎都活跃了一点。
“不会哦,我只会带着她们自杀而已。”
“夏天入水的确不错,但已经夏末了呢,不管是怎样的死法,果然还是和美丽的女士殉情比较好。”
男人用一种淡漠又认真的语气说着,但神色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愉悦。
……哈哈
有人无声的笑着。
外面的蝉鸣似乎更吵了。

“你在写什么?”少年太宰问向男人。
“一本小说。”男人平静的回答。
“欸~那么有趣吗?”太宰像软骨动物一样爬上桌子,桌子上工工整整的放着一沓书稿。男人轻拍了一下太宰作乱的手,白白嫩嫩的少年委屈的收回自己红红的小爪子。
“……这不是什么有趣的小说。”男人考虑了一下说,“不过等我死后你可以拿走他。”
“好呀~我们一起殉情吧~”
“我只想跟美女殉情。”
“……”气fufu!
悠闲的日子没过多久,太宰就被森鸥外抓回去了,那天津岛修治穿着一件鼠灰色的细条纹和服,外面是一件暗色羽织。和服是很普通的麻质和服,很适合夏天穿,但穿在津岛修治身上就像时装秀的上等货。傻B森鸥外穿着一身白大褂笑眯眯的站在他身边,眼中的探究和恶意简直要溢出来,津岛表情不变,在两只老狐狸对话的时候太宰正在神游,目光偶然落到津岛先生身上:哇呜,皮肤白的吓人,手腕也蛮细的,连手术刀杀手森鸥外都比津岛粗一点,不愧是自己的脸,很帅气啊,不过他以后肯定比津岛帅气!
最后森鸥外吃了几个软钉子,皮笑肉不笑的和津岛告别,津岛倒是表情不变,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太宰一眼——太宰也在看着他,看到津岛的目光,太宰瞬间收敛起毫无防备的散漫,换上了完美的伪装。津岛迟疑了一下,看着两人的背影。
“不到最后,还是不要自杀来的好。”
虽然低不可闻,但两人都听见了。
在路上,森鸥外笑得很恶心,虽然他平时也很恶心就是了。太宰想。这个男人是谋略和恶意的集合体,总是理性的可怕,但对于太宰治来说,这种每一步都按照最优策略走的人反而让他安心。
“太宰君,他可是个很有趣的人。”
“哇,你终于要对大叔下手了?还是比你大的那种。”太宰嘲讽道,津岛身上有很多迷题,对于太宰这样开了上帝视角的天才来说真的很有挖掘的价值。
“怎么可能!我只对12岁以下的幼女感兴趣!”
森.目前的医师,未来的boss.如是说。
啊……果然很恶心,都是地底世界的人,还是津岛有意思一点。

太宰治的人生,是开了上帝视角的人生,是一个男人卑微而乱七八糟的一生。
这个世界简单易懂,人类愚蠢无比,这样的自己实在格格不入,和森鸥外来到港口黑手党只是为了在泥泞和黑暗里体会自己的意义。
太宰治(津岛修治)和世界格格不入。
同类会相互吸引,太宰治找到了自己的同类。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港口黑手党已经是强弩之末,横滨到处都是战乱,在这里有无数人死亡,也有人趁机投入黑暗,站在顶点。森鸥外是这样的人,太宰治也是这样的人,不同的是,前者是为了获得势力守护横滨,后者只是单纯的玩乐而已。太宰治紫罗兰色的双眼映出废墟和战火,眼中却是一片虚无,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个穿着鼠灰色和服的男人。
那双眼睛鲜活了起来。
他和自己的小矮子搭档打了声招呼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搭档一边抵挡战火一边气急败坏的喊着青花鱼。男人好像憔悴了一点,是因为混乱的横滨?太宰这样想着,跑到男人身边,他明明比太宰高出一大截,却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苍白纤细感——好像快要蜕皮的蝉。
“我们又见面了,津岛大叔。”太宰愉悦的说着,“你为什么会到这来?”
津岛不是没察觉到太宰语气中的危险,实际上第一次见面,这个少年身上那不会隐藏的恶意就扑面而来,真是可怜,他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太宰治没有得到津岛的回答,因为不远处有人对他举起了枪。那个男人打不到他,太宰冷静的想,他快要死了,看,枪都拿不稳了,哈。他的脑海里生出了一种不知道是嘲讽还是遗憾的情绪——该死!为什么不开枪!
“嘭!”随着枪声响起,他被眼前的津岛扑倒了,男人把他护在身下。太宰惊讶的睁大眼睛,津岛的脸近在咫尺,明明是相似的脸,但太宰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心跳加速——那是简单的肾上腺素分泌,是单纯的冲动和激动,但具体是什么呢?也许是兴奋,一个“死去”男人的荒谬举动;也许是冲动,他想剖开这个男人,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铃兰的味道从男人身上传来,带着致命的诱惑。
太宰治想要津岛修治。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