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热情易逝,但关注期间绝对狂热。讨厌被抄袭,有种亲儿子/女儿被嫖的感觉。总之,各种文,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医裘)非典型alpha3

在黑街,一个漂亮的Omega远比一个alpha要危险。
阴暗的巷子歪歪斜斜的立着几盏昏沉的灯,一只黑猫轻巧的从角落溜走,把易拉罐踢下围墙,发出叮当的声音,然后很快湮于黑暗。比起黑街的其他地方,这条巷子过于整洁安静,甚至能听到鸣虫振翅的声音。
艾米丽用手帕擦了擦满是鲜血的手,一排排手术刀发出凛冽的寒光。
“切是切了,但你可活不长了,后悔也别回来找我。”艾米丽边擦着手,边对那个姿色不错的Omega说。
Omega活动了一下不太灵活的后颈,对黑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这家医馆。
目送着那个Omega的背影,艾米丽一边收拾,一边想着奈布。在地下活着的o一般很难存活,想活着的,要么像奈布那样既有实力又有人脉,要么就像刚才那个o切了腺体——艾米丽表示那超级疼,她以前和别人火拼的时候伤到腺体疼了整整一星期。
切掉腺体的o和无性人差不多,不会发 情,无法生育,对信息素的敏感程度比bate还差,还会大幅缩短寿命,体质衰弱……所以艾米丽是不喜欢给o做这种手术的,除了大量的金钱,还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免谈。上次奈布发牢骚说被一个老流氓缠住想切了一了百了,艾米丽笑眯眯的给他上了一堂生理课,当时小奶布整个人都变成了QAQ。
忙完了一天,艾米丽伸了个懒腰,贴身衣物勾勒出她姣好却带着侵略性的身材——她是个迷人的a,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人她都会很快找到自己的定位,面对文弱漂亮的Omega时她绅士可靠,面对和她(本性)一样的alpha时她又可以展示出女性独特的魅力,更别提她还有一张像天使一样的面孔,自然,追求者数不胜数,从a到o,从黑到白。
但还是有和火箭筒一样的钢铁直男。
艾米丽想到了那个俊美的红发男人,和钢铁直男谈恋爱,真心累的心慌慌。最大的问题是她现在的定位是柔弱清纯的o,做什么都得想想自己的人设,别一个不小心崩了——上次和裘克一起晚餐,她睁着小鹿眼看着她的男朋友等着投喂,直男裘克立马心神会领,忍痛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夹给她……
艾米丽:……呵呵
再比如那天晚上看完电影下雨,艾米丽把自己的雨伞单手捏爆后期待的看着裘克,只见直男裘克把娇小的o搂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温柔的说——
幸好我带了两把伞!
艾米丽:……呵呵
请看以下对话:艾米丽:裘克,我可以尝尝你的奶茶吗?
裘克:我再给你买一杯吧
艾米丽:……呵,大猪蹄子
你比我屋外的电信杆子都直。
裘克:我凭本事单的身!
马丹要不是我现在是Omega你早就抱着球了!
艾米丽幽怨的想,还不如给它来个像杰克那样的痴汉,至少他还懂得浪漫,还特别主动……就是变态了点。
艾米丽:……呵呵
如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艾米丽郁闷的坐在床上,不行!她太宠裘克了!要是别的像她那么优秀的o被这个钢铁直男这么对待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哪还那么多废话!艾米丽决定不能这么宠自己的小男友,不过……一想到红毛犬委委屈屈的看着她……
emmmm
“叮——您有新消息。”艾米丽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淡定的压下了那对于女性来说已经不是幻肢的海绵体,淡定点打开手机,看清消息,然后淡定的捏碎了她那至少四位数价位的智能手机。
艾米丽:
宝贝,我这几天有工作要做,所以明天和你出去的约定要取消了,抱歉QAQ。
呵,去死吧大屁眼子!
老娘订的可是要提前预约半年的法餐!
艾米丽愤怒的拉开抽屉,一抽屉满满的能闪瞎人眼的手机整齐排列,随便拿了一个新出的五位数,给奈布发了条短信:to奈布。明天等着我,我和你一起去欧利蒂丝庄园。
艾米丽要被裘克小笨蛋气死了!

欧利蒂丝是一家地下娱乐场所,庄园主是个有钱的贵族老爷,这位从英国来的贵族低调神秘,唯一知晓的就是他的挥金如土和视人命如草芥。毫无疑问他是个睿智而残酷的猎手,他喜欢人类挣扎逃窜的闹剧,为此不惜买下大片荒地和小镇来作为场地,以金钱和名利诱惑那些无知者上钩。但同时,这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拥有金钱和人脉的人可以来这里得到最好的庇护,不会有人愚蠢的和庄园主作对——至少上一个这么做的连同他的家族一起被挂在钩子上,尸体被红眼乌鸦啃食——庄园主除了一些小癖好和不愿和别人分享戏剧,其他地方堪称完美。欧利蒂丝是艾米丽为奈布选择的避难所,避开杰克,同时享受一些娱乐。
“放轻松艾米。”奈布轻声安慰脸色极差的艾米丽,“你这样会吓到其他人的。”
艾米丽一脸冷漠的瞄了他一眼,走向庄园门。如今的她是个强势的alpha,霸道的信息素足以让任何一个o沉沦在她脚下——至少一路上不少o甚至b都向奈布投向羡慕的眼神。奈布表示我根本不喜欢这个腹黑鬼畜抖s,我更喜欢绅士优雅的……呸!

庄园的餐桌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是拿着橄榄球,身材健壮五官端正的男性alpha,不知道为什么奈布看到他就想到了铁头娃三个字;另一个是个身材削瘦的白人男子,他穿着得体的西装,颧骨突出,脸色苍白,带着一股良好的教养和上等人的傲慢,不知为什么奈布看到他就觉得他会先被锤。
“希望我们没来晚。”艾米丽做出了一个优雅的假笑,坐在离两人较远的边缘。“我叫艾米丽.戴儿,是个医生,目前在圣芒医院工作。这位是奈布.撒贝达,是一位佣兵。”
“嗯,那家医院吗?那你可真是年轻有为。”白人男性bate若有所思的说,“我叫弗雷德,是个律师。”
“威廉.艾力斯,橄榄球员,很高兴见到你。”威廉对艾米丽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然后偷偷看了眼奈布——huh~alpha的本能吗?
几个各怀心思的求生者,面带假笑,虚伪客套,沉默冷静,坐立不安。他们即将度过最后一晚安宁,迎来第二天的狂欢。
——————————庄园主:搞事搞事——————————
亲爱的joker先生
关于您与“厂长”先生上次提到的与鄙人合作一事,在下实在惶恐,经过鄙人慎重考量,鄙人希望可以借厂长先生可以转卖他的废弃军工厂,以及,鄙人现在在进行一场游戏,诚邀两位参加。  
另,其他事项我会让我的得力助手夜莺小姐通知你们,合作愉快。                                                       —— 奥尔菲斯
——————————————————————————————
咳,在我看来游戏里的前锋是个很皮的铁头娃,真的遇到了很安心。律师的话,我写的偏向我流律师,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毒舌还冷漠(超级我流),另外我挺喜欢厂律的——因为开车容易。越玩越对小丑有怨气啊啊啊!一看到他就慌,所以本文确定是医裘了(๑•ั็ω•็ั๑)。

评论(11)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