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之鱼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纸片人老公老婆一大堆,但都呆在后宫。
不定时宠幸。
所以会看到一大堆不同的同人。
喜欢是冷坑的我割腿而食。
薛定谔的更新谢谢。
但是车这种东西还是自己偷偷开就行了(小声bb)。

第五人格:(杰佣,医裘)非典型alpha4

我求求你了裘克别来捅我了,我的腰都被你捅断了,现在看到你比看到蜘蛛还可怕。
emmmm,最近不太用医生了,园丁加强后挺好用的。
还有想开个新坑了……

艾米丽和奈布都没有见过庄园主的真面目,有人说他是个从英国移民过来的贵族,有人说他中世纪的炼金术师,也有人认为他就是个恶魔。艾米丽觉得最后一个可能性比较高,虽然她是个医学工作者,但是却相信世界上有着超自然现象。
但是她从来没向神祈祷过。
神并不存在

现在,身着医服的艾米丽异常冷静,游戏是她和奈布自愿参加的,除非是极度缺钱的愚蠢之人和像他们这样的亡命之徒,否则没有人会来玩这种游戏。艾米丽所处的地方像个废弃的军工厂,周围到处都是残破的围墙和板子,不错的逃生地点。艾米丽这样想,游戏里有五台密码机,全部破译后才可以出去,这还只是她和奈布知道的内部消息,估计另外两个人还在一头雾水。
“艾米丽小姐?”一个男人的声音穿来,好吧,是威廉先生,他拿着橄榄球跑过来,神色中带着欣喜和隐晦的恐惧,“可算看到一个人了,我刚才找到了门,但是好像要输入密码……”
“那还真巧,威廉先生。”艾米丽错开身子,露出她身后的密码机,“我刚刚找到了一点线索。”

里奥,年芳40,是个正经历着中年危机的a,但好在他有着一身强健的体魄和端正的相貌,信息素也不算难闻,这个年纪的a,还是有点成就都a还挺抢手的。现在,里奥正为了一桩大生意出卖自己的肉体……咳,是来这里打工。诡异的庄园主没有露面,为他换装的是一位带着鸟嘴面具,身形较好的女士。这位几乎没有任何味道的女士提醒他要把自己的武器和面具戴好,他们除了具有攻击性,还可以产生一种幻觉。
里奥感到一阵恶寒,好像穿在他身上的东西是活物一样。而实际上,他们都效果的确惊人,里奥现在的样子已经难以和人类这种生物沾边,虽然一边的夜莺女士没有说任何话,但里奥却有一种自己被改造成其他生物的感觉。(园主:这都被看出来了?)
于是,拿着脆脆鲨,戴着头套的里奥来到军工厂,没人比他更熟悉这里,很快,他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噪声。
“啊!”
“你妹哦,看到没有,这里要校准到黄色区域,实在不行白色也可以!”
“可是……”
“可是屁呀!我们修了一个小时了,旧的密码机都成新的了,你是不识字还是咋的?”
“我是机械盲……”
“去你的机械盲,玩你的球去别碰我机子!”
“哦……”
虽然没看到这两个人,但从声音和味道上看,应该是个强势的女性alpha和一位被教训的很惨的男性alpha。里奥心想自己的儿子以后可不能找这么强势满口飙脏话的女性,再怎么说也要找个像裘克对象那样温柔漂亮还很善良的Omega小姐姐,唉,裘克也是有福气,找了那么个温柔的小护士。
“啊!”
“你tm又怎么了?”
“艾米丽小姐,我的心跳的好快……嘭!”
“快不快,现在快不快?得劲不?想不想我让它一辈子不跳?”
“不不不,艾米丽小姐我说真的,别打了,别用针扎我了,也别扎我的球了。QAQ”
里奥觉得真的要让艾玛远离这样强势的alpha女士。
——————————————————————————————
佣兵那边刚好和律师分到了一起,这个看起来十分精明刻薄的男人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破解密码机时极力掩饰自己的恐惧。奈布对其他人的事并没有太大兴趣,战场上知道的越多越不容易下手,比如以前有个战友任务前来了一句“干完这票我就回老家和门口小翠结婚”,然后他就挂了。嗯,战前flag立不得。奈布想着以前的事,试图忽视密码机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他们手下死去的人很多,无论是他还是艾米丽都从最开始的厌恶抗拒到后来的麻木,甚至可以拿死人开玩笑。但他们都在极力保持人性,他不会进行无意义的屠杀,艾米丽也一直抗拒腺体切除手术,在肮脏的地下没心没肺的活着……不,或许现在艾米丽更像一个普通人了,她自己甚至没注意到裘克带给她的改变。她不是没有其他的爱人,但那些她曾经“喜欢”过的男男女女都变成了她手术刀下的亡魂,被装在瓶瓶罐罐里流转各地。
特殊的只有一个人吗……
奈布若有所思,他是个o,毋庸置疑,但他却从未把自己当成需要被照顾的那一类。奈布可以很好的处理别人对他的恶意,也可以很好的应对自己唯一的朋友艾米丽对他的尊重,但他唯独对别人的善意(爱意)束手无策。那个男人的爱过于热烈,热烈到虚假,他不知道杰克对他的善意是否真实,从未接受过善意的他选择逃避,是的,他不需要,他可以一个人活的很好,有着一个好朋友和稳定的收入来源。
这么想心里好多了。奈布放松心情,为什么要在意他呢?自己又不是没人喜欢。
“啪——”
律师手指一颤,密码机校准失败,奈布如梦初醒的看向远处——乌鸦四散飞起,木板放下和异于人类的吼叫……
“那,那是什么?”莱利努力保持平稳的语调,但还是忍不住颤抖。
“游戏的监管者。”奈布的声音冷静平稳,带着一股老练,“继续开密码机,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你尽量往其他地方跑。”
奈布扶住墙,钢铁护腕将他弹出一段距离,虽然他足够相信艾米丽,但是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对他们很不利。奈布的想法是自己拖住监管者,争取足够的时间给他们破译密码机,自己有严重的战争后遗症和战后创伤,比起在后方他更偏向于主动出击。
这是个游戏,而牺牲一个人换取胜利,真是太划算了。

这边奈布大义凛然冷静分析,那边里奥一手扶着腰,一手捂着脑袋,深色复杂。他没看错的话,那个穿着医服的女性alpha是位于黑街第九巷的黑医,因为他做的生意和抑制剂等药物有关,所以曾经看过这个可以称得上心狠手辣的疯子。至于刚刚,那个像个橄榄球前锋的男人看到自己后明显乱了阵脚,但还是咬咬牙站在艾米丽前面,艾米丽看着抖得跟个小鹿斑比(bushi)一样的男人,虽然有一瞬间惊慌但马上冷静下来,当机立断的跑向一个板区。追逐中途,看似纤细的医生淡定的放板翻窗,在里奥被砸的怀疑人生的时候,那个头很铁的男性给他的腰来上了一球……
咔……
nice,在里奥最后的视线里,他看到医生对前锋比了个干得漂亮的手势……
mmp

此时,佣兵来了。看着一副老汉扶腰姿势的里奥,奈布罕见的沉默一会,然后开起了嘲讽模式。最后,律师和医生分别在开两个门,前锋过来把奈布拉走了……什么?为什么不是剽悍的艾米丽来接应,实际上是这样的:
医生:你来开这个门,我去接应奈布。
前锋:可是……我不知道密码……
医生:……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
前锋:太长 ,没记住……
医生:……
前锋:要不我去救?
医生:你走!

下一章我看看让杰克出场好了,那就是杰佣主场了(๑•ั็ω•็ั๑)
还有靠谱的前锋和佣兵真的是好队友,最喜欢他们了.jpg

评论(9)

热度(148)